• 黎宁宛顾绍瑾黎宁宛顾绍瑾章节

    看到黎宁宛摇摇晃晃的从外面进来,贺牧远眉头一紧:

    “喝酒了?”

    黎宁宛没搭理他,踢掉高跟鞋,裹着外套把自已摔进柔软的沙发里。

    她这个样子实在是很没形象。

    但是她什么低三下四的倒霉样子贺牧远没见过?

    不管她优雅知性也好,还是粗鄙傲慢也罢,反正贺牧远都懒得多看她一眼。

    婚都离了,爱谁谁吧。

    她实在太累了,又累又困,真的没心情跟前夫纠缠。

    “什么事,你说吧。”

    看着沙发上妆容精致明显刚从派对上回来的女人,贺牧远心情有些复杂。

    原以为会看到备受打击意志消沉的黎宁宛,没想到她竟然过得很好。

    压下心中微微不适,贺牧远说明来意:

    “咱们两家合作的那个项目出了点问题,回头你解决一下……”

    不等他说完,黎宁宛就冷笑起来:

    “我解决?贺总你脑子还好吗?”

    “项目负责人是你的心肝宝贝,出了问题让前妻回去解决麻烦,你自已说说合适吗?”

    黎宁宛说着就来气。

    项目是她带着团队辛辛苦苦磕下来的,最后却被贺牧远直接抢走送给他的心肝。

    这事儿伤透了黎宁宛的心,终让她于下定决心离婚,离开了这颗捂不热的石头。

    现在项目出了问题,他竟然好意思舔着脸来找她这个前妻帮忙。

    而且还是这副理所当然的态度!

    真当她还是以前那个满心满眼都是贺牧远的黎宁宛啊?

    黎宁宛转身就走。

    这时,几个穿着职业套装的人突然开门进来,后面还跟着一对穿着考究的中年夫妻。

    家里突然被一群陌生人闯入,贺牧远俊脸一沉:

    “你们是什么人,怎么有我家的钥匙?”

    黎宁宛这才想起来,“他们是中介公司的,这套房子我已经挂牌出售了。”

    贺牧远贺直不敢相信自已听到的:

    “黎宁宛,你竟然要卖我们的婚房?”

    黎宁宛扬眉:

    “那不然呢?婚都离了,难不成留着恶心我吗?”

    这里的人和物,她都不要了。

    从婚房出来,黎宁宛不敢回黎家,回去就得面对她妈的眼泪,怕了。

    她让宋珂送她去了御都公馆。

    御都公馆是黎母的陪嫁,现在传给她了。

    老管家看到她回来,亲自上前接了外套,又连声吩咐佣人放洗澡水,并把她最喜欢的香氛点上。

    黎宁宛一边上楼一边摘下耳环递给宋珂,声音懒懒的:

    “太累了,让人来给我按按。”

    宋珂跟在旁边双手接过她从身上摘下来的耳环手表戒指等,“等会给您端一盅燕窝上来。”

    黎宁宛又懒懒地“嗯”了一声。

    泡了澡,推拿师给她仔仔细细地按了一遍。

    这推拿师是家里养的,只负责给黎宁宛**推拿,就算看到那满身的痕迹也只是微微一愣,什么都没说。

    推拿结束又顺便做了一个全身保养,黎宁宛已经睡着了。

    手机突然响了一声。

    作为黎氏集团的掌权人,她两部手机一般都是全天二十四小时待命。

    响的是私人手机。

    一串陌生的数字给她发了一条信息:【你的五星好评呢?】

    黎宁宛曲着粉润的手指敲了敲手机屏幕。

    “五星好评?”

    过了两秒,一双有力的胳膊突然撞进她的记忆。

    她问旁边的宋珂:

    “昨晚那个人叫什么来着?宋……”

    还是因为跟宋珂同姓她才记住了那人姓宋。

    “黎总,宋栩,您还夸人家人如其名长得栩栩如生呢。”

    黎宁宛好看的杏眼微微一眯:

    “有吗?想不起来了。”

    昨晚顾筝庆祝她离婚,带她去了幻城,点了一排年轻帅气的小哥哥。

    黎宁宛最后留下了这个宋栩,说是刚出来的大学生,长得很干净,一看就是还没被这复杂的社会污染。

    后来喝醉了,没想到真的把人给睡了。

    睡就睡了吧,反正她也不准备再婚,一个贺牧远把她对爱情和婚姻的所有向往都熬干了。

    不如找个伴儿,哄着她捧着她,一个不乖就换下一个,不香吗?

    想到这,吩咐宋珂:

    “你明天去跟宋栩说一声,我准备包他,让他做个全身检查,还有,必须把烟戒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