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囚她于危楼木木林文景章节

    “所以呢?你今天找我来跟我说了这么多,到底想要干什么呢?”

    “颜姐,我就是想要求求你,求求你帮帮我,我不想回老家。”

    我嗤笑一声:“你凭什么觉得我会帮你?我可没有忘记,我资助了你,你却背叛我的现实。”

    徐佳音擦干了脸上的泪痕,她正色道:“颜姐,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,但是这件事你一定会帮我的,只要你答应帮我,我也可以帮你得到你想要的。”

    “我想要的?笑话,你怎么就知道我想要的呢?”

    “杨清……”

    我愣了,她怎么知道杨清的。

    “所以你到底知道了些什么?”我冷冷的质问道。

    “我知道,你想转移林文景的资产。”

    我顿时紧张起来,手不受控制的握紧,但我仍然要表现出一副很淡定的样子来。

    “所以呢?”

    “我可以帮你,但是前提是你必须要让我能在公司。”

    “你难道不觉得你这个提议很愚蠢吗?把你留在公司就等于把你留在林文景身边,我何必要给自己找不痛快。”

    “你在公司没有人了,一举一动很容易就被林文景发现,既然他对我这么狠心,我当然也就没有必要对他留情了。”

    我笑了,林文景这算不算是自食其果,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呢?

    “我凭什么相信你?”

    “没关系,我会让你相信我的。”

    徐佳音自信满满的样子在我看来其实愚蠢不堪,不管最后我跟林文景是否离婚,我又是否能够拿走林文景所有资产,对她而言都没有一点好处。

    真不知道她到底在打什么算盘,不过看在她确实还有利用价值的份上,我答应了她。

    当然,我肯定不会百分百的信任她。

    晚上我洗漱完之后,坐在梳妆台前做最后的睡前保养,林文景则是躺在床上玩着手机。

    “今天徐佳音找过我。”

    我一边擦脸一边语气平淡的跟林文景说,林文景的脸色闪过一丝慌张。

    “她找你做什么?”

    “听说你们公司在裁员了,你要把它调回老家去?”

    听我这样说,林文景的神情才缓和下来。

    “就为这事儿啊,是的,公司最近在裁员,我也是考虑到。

    她一个女孩子。在外地工作也不太方便,所以才把她调回他的老家,这样也方便他回家照顾父母。”

    我站起身,一边擦手一边往床上躺,他赶紧给我掀开被子的一角,然后给我盖上。

    “你又不是不知道她跟家里是什么情况,她就这样回去了,还不得被她那个狠心的妈给榨干了呀。”

    林文景陷入了沉默,我知道他心里想的是什么,他就是想把徐佳音送回老家,消除我的怀疑。

    只是他不知道我其实早就知道了一切。

    “小徐的能力我是知道的,留在公司比会老家更好,老公,就把她留下来可不可以。”

    我知道林文景的,只要我软下来哄一哄,这些事情他还是会听我的。

    “小徐是我一路资助走到现在的,看着她一步一步的走到现在,我心里其实也觉得很有成就感。”

    林文景听我这样说,一时之间似乎也不知道该怎么反驳我,我赶紧随水推舟。

    “老公,你就当是卖我一个人情,好不好?让徐佳音留下来,”

    我鲜少的撒娇,只是为了我老公的出轨的对象,真是的说出来都没有人相信。

    然而现实就是这样子,为了能够让徐佳音留下来我破天荒的跟林文景撒娇了。

    “老婆……这件事不是私事……”

    “我从来没有跟你提过什么过分的要求,这是第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。”

    林文景看着我,他的眼神里有着我不熟悉的复杂情绪。

    或许他在怀疑,我留下徐佳音的目的,又或许,他觉得我太单纯了,什么都不知道。

    良久,林文景才温柔的搂着我安抚道:“这件事我们以后再谈好吗?”

    “不要!”

    我很少这样子跟林文景说话,以至于他一时间都没有反应过来。

    “老公,我就这一个要求,你就不能答应我吗?”

    林文景看着我,他似乎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,过了几分钟他才笑着说:“行吧,既然你这样子坚持,那我就暂时先把徐佳音留在公司吧。”

    林文景的妥协并未让我觉得高兴,我脑子里突然冒出了这一切都是林文景安排的把戏的想法。

    不过,不管样,如今徐佳音跟林文景的事情已经在明处了,那么以后他俩的事情我也都能够了若指掌。

    “好了老婆,我们不要再去纠结这些事了,公司的事情有董事会,你在家里好好休息,就不要去想这些事情了,好吗?”

    我笑了笑,把头埋在了他的怀里,我很想大声的呐喊,告诉林文景我有多爱他,质问他为什么要背叛我,为什么……

    这一夜我躺在他的身边一直睡不着,想着徐佳音跟我说的那些话,考量着今后的路。

    ……

    又过了几天,杨清那边传了好消息,杨清已经成功在外网上注册了一家公司,并且以这家公司的名义跟林文景的公司谈合作。

    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高兴的整晚都睡不着。

    但是杨清之后又告诉我,林文景那边还不考虑跟那个公司有更大的合作。

    我了解林文景的为人,他不是那种为了一点点利益机会随便跟人合作的人。

    但是利益太大的话,也会让他有所怀疑。

    因为是外国公司,林文景还是比较谨慎的,还特意派员工出差到国外去勘察一下。

    这个倒是正中了我的下怀,派去的员工我拿钱就收买了,回去以后她告诉林文景国外的情况,当然,这些全部都是他根据我给他的线索胡编乱造的。

    林文景对这个员工还是比较信任的,但他这个人做什么事情都比较谨慎,他很想跟这个公司合作,但又怕自己陷得太深了,所以就先从一些小的案子开始。

    反正放长线才能钓大鱼,我也没有打算一次就把他这条大鱼给抓了。

    我告诉杨清,一定要沉住气,千万不要让林文景察觉到什么,好在杨清办事牢靠,跟林文景的合作也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,而我也明显感觉到林文景最近回家之后的状态比之前更好了。

    竟然开始破天荒的跟我讲起公司的事情。

    日更推文

    完本专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