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我和我的赌鬼闺蜜们杨楚云马和旭章节

    第一章

    1

    42层楼顶上。

    我看着身边四个姐妹,望着脚下如蝼蚁般小的人们,淡淡道:「你们害怕吗?」

    她们齐刷刷摇头,纷纷道:

    「不怕,是你才让我们能修成人身,享受了几十年,也该继续做鬼啦!」

    「是啊软软姐,能给你报仇路上添一把火,我们高兴还来不及呢!」

    「姐,我们现在就跳吗?」

    ......

    她们你一言我一语的,成功把我逗笑了。

    楼下缩小成一个点的人们四下议论起来,没一会就还原了事情真相。

    很简单,只不过是一个老公和怀孕小三联手把原配逼死的故事,为了加大舆论发酵和对他们的道德惩罚,原配的四个闺蜜也陪着她一起,一同站了上去。

    我耳尖的动了动,楼下突然有个男人把双手作喇叭状,气沉丹田喊出了声:「跳啊,怎么还不跳?阮软,别以为我吃你威胁我这套!你有本事就跳!没本事就滚下来!」

    旁边的女人娇笑着靠在他身边,不知道在说什么。

    男人这话一出,周边的围观群众纷纷呵斥他,说他出轨就算了,还对生命没有一丝敬重,还怂恿别人跳楼。

    男人的嚣张气焰灭了一瞬,在抬头看我时又满眼得意,看来,他是笃定了我不敢跳。

    也是,结婚三年,他这么了解我,我一个怕疼的人,怎么可能想自杀呢?

    算了算时间,再过两分钟就到了乌日交界之时了,这时死去投胎的话,凭借跟地下那群人的关系,我有80%的概率能转到小三身上。

    这大概就是人们常说的,今生的仇来世报吧。

    我们几个人站上了高台,甚至风再大些就要吹掉下去了,下面围观的人时不时被我们危险的举动吓得惊呼出声。

    远远的,看到有消防车和警车已经向我们这边疾驰而来了。

    一分钟…就一分钟......

    2

    我低头看了看下面的人群,将目光定格在刚才那对口出狂言的男女身上。

    男人叫马和旭,女人叫杨楚云,一个出轨男、一个小三女,绝配。

    当他带着她来跟我摊牌的时候我才知道,我单方面以为的婚姻早就名存实亡了,他们在一起两年半,现在女人甚至已经怀孕五个多月了。

    两人在我面前耀武扬威,女人仗着自己的孕肚,甚至还要推搡我,跟我动手动脚。

    可他们不知道的是,我不是人。

    我是赌鬼转世,生来就是害人精,不让人家破人亡誓不罢休。

    可我也是个恋爱脑,对马和旭一见钟情,偷了些天材地宝,凭借惊人的意志力克制本能,最终变成人形上岸嫁人。

    顺带把我的几个小姐妹也变成了人形,让她们自由地享受人间的感觉。

    既然没有了爱情,那我也就不用做人了,继续做我的赌鬼,何乐而不为呢?

    **叮叮咚咚响起,我们四个对视一眼,看到楼下消防员正在搬东西,铺设救护装置。

    对对方笑笑:「一会见」,然后身子一歪,倒了下去。

    灵魂出窍的时候,已经感受不到疼痛了,倒是吓坏了一干围观的群众。

    就连当时鼓动我们跳楼的马和旭和杨楚云都吓了一跳,他们大叫着离开场地。

    不出意外,他们很快被网民们声讨了,他的日子也会越来越不好过。

    我没怎么看他们的现世报应,因为再耽误时间的话,我怕自己排不到杨楚云肚子里的位置。

    赶紧带着我的姐妹们冲向地府托生台,好说歹说,才让操刀转生的大哥给我们插了个队。

    尽管如此,我们还是得在队伍里排着,前面是一眼望不到头的托生长队。

    不过有姐妹几个陪着,我倒也不孤单。

    我们就这么说说笑笑,一晃十来天已经过去了。

    前面剩下十来个人的时候我就发现了,主持托生仪式的居然是我的旧朋友,我给他使了个眼色,他就偷偷记下了。

    好容易轮到我们,他将拨盘指定到了锦海市人民医院的妇产科,在那里面找到了嗷嗷待产的杨楚云和外面不断踱步而行的马和旭。

    我们几个从水镜里看到了她们的样子,恨得牙痒痒。

    我点点头:「就是他!哥,帮我,我们几个都要进她肚子里!」

    他皱了皱眉:「你们人有点多…这恐怕不合逻辑吧?」

    我撒了个娇,揪着他的袖子:「好哥哥,你就帮帮我吧,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了,我不想跟姐妹们分开,这点小小的心愿…」

    他恶寒的抖了抖身子:「行行行,去吧去吧,不过事后千万别说是我做的啊,最好推到别人身上去!」

    说着,他朝那边让我插队的大哥努了努嘴。

    我了然的点头,原来他们之间也存在竞争、利益关系啊。

    所谓鬼界,比人界干净不了多少。

    我刚点了点头,下一秒,我们五个身子一轻,就被托到了转生台上,冲着水镜里的人飞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