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齐羽凰沈泊礼齐羽凰沈泊礼章节

    楚卿凰一时僵住。

    前世,她确实经常用这话刺他,一时之间竟无言反驳。

    而萧衍时已俯身咬上了她的耳垂。

    楚卿凰身子骤然一软。

    前一刻还出言冷漠的男人,此刻咬着楚卿凰的耳垂,低声问道:“公主今日是想重些还是轻些?”

    但不等她回答,男人身上的热气迅速将她包裹。

    一夜过去。

    这场激烈云雨方得停歇,屋外的狂风骤雨也已不再。

    结束后,萧衍时起身熟稔的从床头的匣箱里取出一粒丹丸,一同递了过来。

    “公主请用。”萧衍时的声音仍然带着些许嘶哑。

    楚卿凰视线聚焦在那粒褐色丹丸上——那是自己特意让太医调制的避孕丸。

    前世自己厌恶死了萧衍时,自然不想怀上他的子嗣。

    可如今……

    楚卿凰伸手推开了药:“今后我不吃这些了。”

    萧衍时神色稍怔,可转念却脸色更冷。

    再度递过避孕丸,他语气冰冷:“公主不吃,臣心不安。”

    一句话,楚卿凰彻底懵了。

    她怔怔看着萧衍时。

    他这话的意思,是不愿与她有子嗣吗?

    这一刻,她恍然醒悟,原来前世不止是她厌恶萧衍时,萧衍时也厌极了她。

    毕竟,两人除了在床事上,其余没一处合拍的……

    心猝然被刺痛。

    楚卿凰抿紧唇,终是一言不发的接过了那避孕丸。

    此刻,她仍是觉得,只要她努力,萧衍时一定会回心转意。

    第二日。

    萧衍时一早便去上朝了。

    楚卿凰想着要怎么解冻两人关系,便决定亲自下厨。

    因是初次下厨,手都被烫了好几个包

    但她满怀期待从日落等到夜幕降临,萧衍时却一直没回来,楚卿凰一颗心逐渐冷却下来。

    又使人去寻萧衍时。

    没过多久,下人回来禀告,语气颤惧——

    “回公主,驸马下朝后去了栖音楼,至今未出。”

    京中第一青楼——栖音楼。

    楼中女子皆是戴罪之身,除非皇恩特赦,不得赎身。

    前世,两人就因萧衍时去栖音楼的事吵过无数次架。

    只因萧衍时将他大半俸禄尽数花在栖音楼,只为护着里面那位名叫徐纤青的花魁。

    楚卿凰脸色一白,端正起身。

    “去栖音楼。”

    半个时辰后。

    栖音楼东厢房。

    楚卿凰在门口站了会儿,深吸口气推门而入。

    一抬眼,她就见一绝美女子慌乱从萧衍时的怀里起身。

    楚卿凰僵住,心口猝然一痛。

    纤青惶恐的朝楚卿凰下跪,萧衍时倒是安之若素,只是一起身便护在那女子身前,才施施然行礼:“拜见公主,不知公主所来何事?”

    这一幕刺痛楚卿凰的双目。

    她喉间堵涩:“你是我的驸马,我自是来寻你回府。”

    萧衍时听了,却是一抹讥讽浮上眸间。

    “公主莫不是忘了,当初是你亲口说让臣滚出公主府,尽管来栖音楼,绝不多管分毫?”

    这话,确实是楚卿凰亲口所说。

    可那时是她讨厌他才说的气话,如今她爱他敬他,哪能跟以前一样?

    楚卿凰揪紧了衣袖,声音都变哑了:“我只是希望……你跟我回去吃个饭。”

    萧衍时抬眸看她,眼里闪过一丝困惑。

    半晌,他拱手:“公主有令,臣岂敢不从?”

    他分明是答应跟她走了。

    可楚卿凰的心却莫名又酸又涩的。

    入了公主府。

    那桌菜已经冷得结了油。

    楚卿凰勉强笑笑:“我叫人把菜热热,你……”

    萧衍时却看也不看,径直要走:“不了,臣在栖音楼吃过了。”

    楚卿凰心口收紧,急忙叫住他:“外面的菜怎能与家常菜相比,好歹吃两口。”

    她正准备告诉他这些事自己亲手做的。

    却见萧衍时目光扫视过桌上菜品。

    嗤笑一声:“这种狗食一般的家常菜,确实不能与栖音楼的佳肴相比。”

    日更推文

    完本专区